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我见到了吴非老师  

2011-08-07 12:2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0c47e80100wvds.html 

我见到了吴非老师

罗大耳朵

罗大耳朵是个读书人,读过很多文学作品和语文教育类书籍。经常在《人民教育》、《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等刊物上读到吴非的文章。有一次,在《杂文选刊》上读到吴非的《人不能像野兽一样》,留下很深的影响,罗大耳朵对这篇文章很偏爱,果然,这篇文章获得《杂文选刊》特等奖,后来,读到《杂文选刊》对吴非的访谈,才知道吴非是一名中学教师。

罗大耳朵每次出差或外出学习,总是要逛书店,买自己喜欢的书看。一次到成都,罗大耳朵跑到文小慧女士的新教育书店,买了吴非的《不跪着教书》,认真地拜读了吴非的文章。关于教育方面的书,出版得不少,但很多是人云亦云,了无新意,或者虽有见解,但缺少文采,乏善可陈。然吴非的这本书,紧紧地吸引了我,我既想很快看完,又想不要急于看完,慢慢享受,担心看得太快而过早地结束这愉快的阅读旅程。

这在罗大耳朵的阅读中是很少有的高峰体验。此后,罗大耳朵在网上搜索吴非的文章,收藏吴非的博客,用了一个多月读了他全部的博文。然后按图索骥,百度他的其他文章和有关信息,拜读了他的讲座,搜看了他的视频,对他真是佩服之至。尤其喜欢他的《把“人的教育”写在我们的旗帜上》、《关于南京高考之痛的思考》、《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

罗大耳朵长期致力于课外阅读研究,编写了几本课外阅读读本,选用了吴非老师的《母校在我心中已经死了》、《爱与敬重的阅读》等文章,并在期末试题中,选用他的《家长的血汗,孩子的眼泪》、《看见别人摔跤不要笑》作为课外阅读材料。

罗大耳朵把编写的读本寄给吴非老师,得到吴非老师的鼓励和指点。吴非老师给罗大耳朵发来《爱每一个孩子》、《在普希金故居》等图片课件。罗大耳朵不断向吴非老师请教有关语文教育的问题,得到吴非老师的帮助和指教。罗大耳朵编写《走近鲁迅》,吴非老师对下册提出建议并为罗大耳朵寄来他参加编写的《鲁迅作品选读》及其教学参考书。

吴非老师在即将退休之际,出版了他的呕心沥血之作《致青年教师》。吴非老师给罗大耳朵寄来一本他签名的书。罗大耳朵的妻子也认真读了此书,并把吴非老师的《不跪着教书》、《前方是什么》和《致青年教师》三本书放在床头,不时阅读。

在罗大耳朵看来,吴非老师是全国最有人文性的教师之一,他关注人的成长,注重教育的细节,坚守常识,捍卫常识,是当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是少有的未被升学考试异化的语文教师,是当之无愧的语文大家。罗大耳朵读过几千本书,有买书的嗜好和癖好,在书店里,只要看到吴非老师写的书或编的书(还有一个是钱理群的书),毫不犹豫,立即买下,认真阅读。

虽然经常通过邮箱和电话与吴非老师联系,但罗大耳朵非常渴望能见到吴非老师。2010年罗大耳朵到上海华东师大参加国培,准备到南京拜访吴非老师,但得知吴非老师到台湾访问去了,罗大耳朵觉得失去了一个机会。

今年高中课改省培,省教科所语文学科的负责人段增勇老师邀请吴非老师到四川讲学。罗大耳朵看到省上发出的培训通知,立即与市教科所徐薇主任联系,争取到现场参加培训,目的只有一个,见到吴非老师,当面向他表示敬意与谢意。

2011年7月14日,罗大耳朵见到了吴非老师。

下午听完了复旦附中黄玉峰老师的课,罗大耳朵走出棠湖中学的校门,问段增勇兄吴非老师到了双流没有。段增勇兄道:到了,住在棠湖宾馆339房间。罗大耳朵赶忙坐上一辆人力三轮,到棠湖宾馆339房间,按门铃,没有人在。罗大耳朵连忙给吴非老师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他说,现在正在棠湖公园,问罗大耳朵在哪里,然后说,你在门口等着,我马上回来。

罗大耳朵等了十来分钟,见到吴非老师满头大汗乘电梯上来,罗大耳朵似乎看到吴非老师从公园里一路奔跑过来的情景,罗大耳朵心里责怪自己,何必为了早一刻见到吴非老师,让自己尊重的吴非老师遭受此罪。

晚上,罗大耳朵到339房间和吴非老师进行了一次特别愉快与幸福的交谈。吴非老师说:教育本身就是尊重常识,把简单的问题理性化,而不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吴非老师向我介绍了他写教育随笔的情况,向我介绍了语文课改的推进情况,以及钱理群教授、巢宗祺教授、商友敬老师等对语文教育的关注和贡献。后来,段增勇老师进来,我们又畅谈了四川的语文课改。摆谈非常轻松,非常随意。吴非老师非常真诚,非常随和,言语间体现他对语文教育的深情和执着,体现出他的智慧和善良。在罗大耳朵和段增勇兄面前,不仅是一个文采飞扬的杂文家,一个著作等身的语文教育家,而是一位可敬可爱的师长。

谈到深夜,罗大耳朵和段增勇兄才离开339房间。这对罗大耳朵来说,是多么的愉快和幸福。罗大耳朵见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吴非老师。

15日下午,吴非老师在双流棠湖中学直播教室,为全川高中语文教师主讲《教师的职业追求与专业发展》,吴非老师认为,一名合格的高中语文教师,应该是一名思想者、学习者、实践者,还应该是一名优秀的表达者。他展示1899年,希特勒小学毕业的照片,说明按成绩给学生排座位给学生造成的伤害之深,他举例说于漪老师一辈子没用过“差生”这个词,他引用钱理群的“想大问题做小事情”的观点,他还举了鳄鱼教授带研究生的例子和他自身经历的例子,尤其是他的学生潜心研究猩红病的例子,他读学生的作文总要先说一句“我可以读你的作文吗”征求学生的意见,以及他为学生写毕业赠言“做个好人”这样的例子,让我们感受到吴非老师是从心灵深处尊重教育、尊重学生。吴非老师的讲座让罗大耳朵大开眼界,如沐春风。

吴非老师关于对民族未来负责的教育的认识,他关于很多语文教师需要补常识课的主张,以及他认为形成正确的教育观念比教育技术层面的东西更重要的观点,都是非常务实而重要的。尤其是吴非老师说到“我既然看见了,就不能掉过脸去”,“有些事,我们不做,就没有人做了”,让罗大耳朵心生敬意且涌起一种颇为悲壮的感情。

段增勇兄说,怀海,如果你有时间,就陪王老师(写到这里才觉得要说明,吴非是王栋生老师的笔名,在中国,杂文家的吴非和语文教育家的王栋生是两个名人)到峨眉山和青城山去吧。罗大耳朵说,一是先前答应了四川大学谢谦教授的邀请,二是担心主办方会不会有意见。

离开成都的最后一天,罗大耳朵接到吴非老师发的一条信息:怀海,你太太给我打来电话,很客气,很温柔,你们如有机会到南京,欢迎到我家做客。

罗大耳朵的手机里至今仍保存着这条信息。

王老师,注意休息,保重身体,罗大耳朵们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