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政治学习的意外收获  

2011-08-30 19:2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学习的意外收获

罗大耳朵

按惯例,每学年开校,都要参加政治学习。今年我们单位的政治学习,学校领导安排到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城的宜宾学习、参观和考察。

8月27日,从古蔺包车到蜀南竹海。28日进行了集中学习,29日到宜宾翠屏区教师培训中心参观考察学习,下午到长宁教师进修学校参观考察联欢,30日从长宁回到古蔺。

此次政治学习的主要内容,一是甘宗林校长组织学习县教育局发布的《关于制止大操大办酒宴风管理办法的通知》和《关于治理邪庸懒散专项治理活动实施方案的通知》;二是胡邦永校长组织学习《教育部关于大力加强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培训工作的意见》,并针对本校的实际,讲了本校存在的六个问题和改进措施;三是罗应成校长讲了《古蔺县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对其中重要的章节作了阐释。

参观考察翠屏教培中心,对我们启发很大,同样作为教师培训部门,不管是办学理念,还是具体工作,我们的工作和人家差距很大。像翠屏把教培中心建在学校校区,有自己的基地学校,教师必须到一线上课,以及重视教师专业成长的一系列做法,的确值得我们借鉴。要把我校打造成省级培训示范校,任重而道远。

当然,对我来说,还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收获和启发。

一、在蜀南竹海

在蜀南竹海,我登上观海楼,极目远望,莽莽苍苍,视力所及,尽是翠竹。我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以及对人类的慷慨馈赠。走下楼来,遇到一个自称是武当山来的道人。因为自身的经历与信仰,我向来对命相之类嗤之以鼻。但我看到道人怪孤独的,动了恻隐之心,便破例同他攀谈起来。他说,老兄,一看你就是有佛相之人,我说的是大佛的佛,不是福气的福,你生就一对大耳,一定是祖上积德;但根据你的嘴唇,可以推断你是过于实在说不来好话的人,你做了很多好事,但不一定有好报。我心里一惊,说得还真是那么回事,请他继续说,说实话,不说好话。他说,你很有才华,但缺少财气,终生不可能找大钱。我说,你只要看到我脸上很自信而身上穿得过于朴素就一定会得出这个结论。但我还是觉得奇怪,请他谈谈我的寿命和儿子,前者是我担心的问题,我知道自己长期超负荷运转而有些身心焦瘁,有可能短命;后者是我关心的问题,我希望能提前知道我儿子的未来,哪怕是一派胡言。

我自信自己是一个博览群书有思想有识见的人,因此对所谓国粹以及神秘文化和世俗文化一向抱很审慎的态度,不语怪力乱神。但因为自己有几个层次还算不低的朋友也对神秘文化颇感兴趣并津津乐道,因此从斥之吃饱了没事逐渐转变为不理解却宽容的态度。

我知道这个世界真正的高僧和得道之人甚少,很多以此为业者不过是并不高明的混饭吃的骗子,是忽悠人的角色而已。但我真希望,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得道之人。

二、在翠屏教培中心

在我看来,教育本身是简单的,朴素的,就是教书育人四个字。但在课改喧嚣甚上的时节,各种奇谈怪论居然大有市场,有的违背常识,有的剑走偏锋,有的歪门邪道,有的抄袭复制。权力强奸学术,庸众轻蔑知识,市侩看重功利,无赖践踏道德,诸如此类,见惯不惊。不懂教育的人管理教育,要么是虚假的繁荣,要么是功利的政绩,总之,一定会是巨大的灾难。

翠屏教培中心提炼了自己的校训:做教育思想的激荡者。他们重视教师的专业发展,是通过一系列实在的工作和切实的措施,看得见,摸得着,有实效。我在翠屏教培中心办公楼门前的“思想”、“师魂”两块大石前面留影,是找回教育的尊严和自己坚持了几十年的梦想。教育,不能向世俗投降啊。

搞了二十几年的教育,我最敬重的,是能坚持站在讲台上,把书教好的教师。我喜欢的领导,是能为干实事的教师提供支持的领导,而不是相反。

三、在长宁

住在阳光大酒店,无聊,我又实在不想打牌,走到大堂借了两本书,混了一个下午。其中一本,叫《普州文学》。原来是安岳的旧名。有几个同学在安岳,说这样一句话:150万安岳人和10万大佛等了你上千年。安岳是柠檬之都,全国市场上的柠檬,80%来自安岳。看了徐坤的文章,写周克芹为了写作,穷困潦倒到家徒四壁,将家中门板卖掉也要写,终于,在46岁的时候,他的《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获得首届茅盾文学奖。但8年后,年仅54岁的周克芹却英年早逝。

当然,感动我的是徐坤文章中介绍周克芹墓碑上的一句话:做人应该淡泊一些,甘于寂寞,潜心于工作和事业……只有把个人对于物质和虚名的欲望压制到最低标准,精神之花才得以最完美的开放。我相信,这能治愈知识分子的浮躁病。

值得一看的还有程艳的《走进欧阳修故里》,对欧阳修“文章止于润身,政事可以及物”的看法颇为赞同。

最后一页是郑小琼的诗歌《回忆》:我记得,记得,有些人,有些爱,有些永远流逝的美好的形象,在记忆的拐弯处站着,那路,正通向远方。我已经不相信诗歌了,但我仍为郑小琼一样的年轻人叫好。以前读过郑小琼的文章,说珠江三角洲打工妹被车床切掉的指头,可以从广州排到珠海。读到这里,叫我心痛!

离开长宁之前,我和妻子抽时间到淯江公园,和几个死人合影。他们是:苏轼、黄庭坚、杨升庵、石达开。几十年之后,我们都会死去。我做不到珍惜生命,但可以善待生命;只要人还活着,就应该努力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