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守望前方和远方的心灵风景  

2011-08-15 12:1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望前方和远方的心灵风景

罗大耳朵

段增勇兄是四川省教科所高中语文教研员,被四川同行称为段掌门。他评2011年四川高考作文的文章《守望前方和远方的心灵风景》发表在《语文学习》第7、8合刊。特贴出段兄2007年、2009年评四川高考作文的文章。

凸显生命意识,强化辩证思维

段增勇

“一步与一生”这个命题,实际也是一个话题,一个关系型话题,充分体现了四川语文高考自主命题持平中正的沉稳风尚。命题形式的套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学生真实的写作水平的考测以及对于当今作文教学的方向引领。凸显生命意识,强化辩证思维,是“一步与一生”命题作文的一个亮点,值得深思,值得探究。

有人把“写作”定义为“指向自我实现的人生”,虽不能全面涵盖“写作”的丰富要义,却也能从一个独特的角度,让我们审视和把握写作的基本方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写作是对生命的体验和抒写,是对自我的张扬和实现。如果没有对于生命的审视和感悟,写出来的文章就难以达到以生命感动生命、以心灵唤醒心灵、以精神感召精神的境界。

一、凸显生命意识,让生命的体验润泽鲜活

“一步与一生”这个命题,大有引导学生思考“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的哲学命意。“一步”虽小,却关乎“一生”,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如果这“一步”走得轻飘、轻浮、轻狂、轻薄、轻妄、轻诺寡信,那“一生”定然迷离惝恍;如果这“一步”走得轻慢、轻贱、轻率、轻视、轻信、轻重倒置,那“一生”定将庸碌荒诞。如果这“一步”走得轻捷、轻盈、轻畅,一定是“轻舟万重山”,笑傲江湖行;如果这“一步”走得轻松、轻快、轻巧,一定是“轻取桥头堡”,红旗迎风飘。

人生问题的思考,是生命成长和发展必不可少的。青少年时期,是梦想的花季,对于未来的人生多有绚烂色彩的勾画,未来人生路也几乎是这个时期的种种梦想的编织。青春生命,最不可禁抑的,是对于美好未来的畅想,重要的却是要走好眼前的每一步。当代作家柳青曾经这样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对于“一步”的思考,联系整个人生,即“一生”的整体关联,意在培养一种“求真务实”的生活作风和创造“美丽人生”的精神向往。

“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这个异常沉重而意义别具的话题的思考,在“一步与一生”的圈禁性探究中,最后指向“走好眼前的一步”以及“走好关键的一步”乃至“走好生活中的每一步”,也就把抽象问题具体化,把宏观问题生活化,把哲学问题生命化,人的一生也就是行走,行走是一生的宿命,怎样走好这“一步”或者那“一步”,也都是生命的抉择,也就是理想和信念的抉择。

于“一步与一生”的思考,生命的清新俊逸情怀得以生发,生命的旖旎浩荡气息得以蓄养,生命的阳光灿烂感受得以喷薄。关于“人生”滋味的品嚼,或实在的,或虚拟的,也尽在其中。

二、培养辩证思维,让生命的智慧烛照心灵

“一步与一生”暗含一种条件和结果的关系,“一步”是条件,“一生”是结果。“一步”不止是人生的“第一步”,也应当是人生的“每一步”。至为重要的,是要写出这“一步”与这“一生“的连带关系,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为表里,共生共荣,相互依存,相互影响和制约,相互启动和推进。“实写”这“一步”,“虚写”这“一生”,本也是学生的实际生活状况和人生阅历所决定的。至于“一步”和“一生”之间的内在联系的揭示,正是学生的辩证思维的广度、深度和力度的差异所在了,思维水平和写作能力由此也能分出伯仲。

“一步是一生的关键”,“一步决定一生”,“一步影响一生”,“正确的一步带来一生的辉煌”,“错误的一步铸成一生的遗憾”等,这样的立意,是命题的一种“圈禁”,更多学生也将从这样的一些方面思考和确定主题。然而,“一步”真的这么关键和重要吗?“一生”是一个整体,是一个过程,而“一步”只不过是这个整体或者过程的一个阶段、一个瞬间、一个点,或者说是生命的一次历史记录。其实,在“一步与一生”的关系辩证上,这“一步”是当下,而这“一生”是未来,“努力于当下,致力于未来”的人生铺展,也才见出其合理的人生布局。“决定论”太过武断,“影响论”还算客观,辩证思考又容易出现“二律背反”或者“人生悖论”,这就需要学生切己涵蕴、深思细量,否则只得虚虚实实、恍兮惚兮地“一步”“一生”地同语反复,原地兜圈。

“进一步”未必是“得”,“退一步”未必是“失”。这“进与退”,这“得与失”,若能深入展开,其辩证思维的深度和信度,不也就山水显露了吗?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天清地朗,不也透露出清刚俊健、激昂向上的人生风采了吗?再如由“一步”和“一生”而迁移、转换至“退与进”“失与得”“小与大”“短与长”“轻与重”“近与远”“浅与深”“失败与成功”“放弃与选择”“索取与奉献”“艰难困苦与幸福美满“等的联系,其思维的空间更为广阔,其思维的灵动更为鲜活,其思维的情采更为润泽。

生命的智慧,在于思考的宏深和纵横,在于思考的严正和澄明。心灵的芳馨,在于生命智慧的润泽和鲜活,在于生命智慧的唤醒和催生。

三、追求真情实感,让生命的个性灵动飞扬

不论是怎样的“一步”,不论是怎样的“一生”,也都得实实在在地走,走出“一步”的轩昂,走出“一生”的宿命,走出“一步与一生”的生命光彩。

真实,是生命的灵魂;写作,也当展现生命的这个灵魂。“一步与一生”这样的题目,也算是一块“试金石”,写他者的“一步与一生”,写自己的“一步与一生”,写实在的生命行旅,写虚拟的人生憧憬,不能只是在“情调”上山欢水笑,也当在“情怀”里云水翻腾。这一切,都在于“真情实感”的充分体现,真实的体验,真切的感受,真情的倾诉,真心的呼唤。

“一步与一生”的思考或者写作,务去“虚饰”和“矫情”,因为“自欺”岂能“欺人”?因为“欺人”岂能“欺天”(心)?心之官则思,面对实在的世相,作真实的思考,哪怕是飞花点翠般的细微,对于自己的灵魂,也是一种芳馨的滋养,对于自己的生命,更是深刻的启迪。一事能悟便有得,唯有真实最养心。远离了真实,也就远离了思想,远离了精神,远离了灵魂,远离了生命,远离了真性情,远离了精气神。

曾经,王富仁教授极力倡议“没有真实的表达就没有健康的人格”,投石激浪,也只是凌波微步,虚飘的涟漪,只把极少数人温润和滋养。现而今,作家梁晓声严正指出“中学生作文只有情调没有情怀”,多透彻啊,又有多少同道中人能于此深思深悟呢?

观照生活,感悟生命,追求思想,精神成人,这也当是我们作文教学努力的方向。致力于“思想、思维、语言”三个水平的训练,致力于“有意思、有意义、有意味”三个境界的造化,致力于“语言——文化——人”的生命走向,我们的语文教育也才会有蓬勃的生机,盎然的春意,焕然的天地。

警惕高考作文的不良风尚

段增勇

2005年,2006年,连续两年出入全国高考语文阅卷场,忝列指导委员,见识了高考语文答卷的相关情形,“忧”多于“喜”,“痛”多于“乐”……

尤其是作文现状,极度堪忧!

我有一个很个人化的决断说法,“中学语文教学没有真正的作文教学!”有作文教学之“术”,而没有作文教学之“道”。空有屠龙术,而不知“龙”为何物。虚拟盛于真实,造作盛于本色,浮华盛于恳切。中国传统作文教学理念也几乎丢失殆尽,诸如,“言有物”,“言有序”,“言为心声”,“诗缘情”,“诗言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等等,甚至于把“风头、猪肚、豹尾”和“起承转合”等给予“新八股化”,而所呈现的,是套作之风盛行,矫情之风盛行,虚无之风盛行。

“打造高考亮点作文!”成为一种时尚,成为一种呼声,成为一种导向。恶俗得令人厌憎,卑劣得令人愤怒,庸常得令人心痛!

远离了生活,远离了生命,远离了精神,远离了思想,远离了真情实感。惯常于写作技巧的指导,忽略了写作个体的心理沟通;注重了章法结构的模式化,忽视了言之有序的思维训练;张扬了伪善和伪圣的陈词滥调,摒弃了言之有物的“大实话”。“话题作文”而至“无主题变奏”,“淡化文体”而至“文体混淆”,“言之有文”而至“辞采空浮”。

试问,这样的作文教学和写作实践乃至写作业绩,除了分数,还有什么?!

难道让学生拥有一张进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也就够啦?读书成了做题,学习成了练习,分数成了唯一的通行证,敲门砖也只能是敲门砖,绝对不是“万能钥匙”,心智的门啊,智慧的门啊,精神的门啊,灵魂的门啊,生命的门啊,是否念上一句“芝麻,开门吧”的魔咒,就能“轰然”大开?如此这般,教育的良心何在?教育的灵魂何在?教育将走向何方?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山高水又长,天地也混茫……

江苏省华罗庚中学崔国明老师发表在2007年第二期《语文建设》的文章《虚无:高考作文不该有的导向》,严正指出:一、华丽的行文掩盖了思想的虚无——1、以诗意的语句“粉墨登场”;2、以高远的跨度“纵横捭阖”。二、深沉的做作导致了情感的虚无。三、别致的外观造成了文体的虚无。凡此种种,无不体现“重形式而轻实质”的虚无之风。崔老师的指正,实在是当下作文现状的一个“痼疾”和“顽症”,我们不能不深思,我们不能不引以为戒。

前不久看《贞观长歌》,很向往“海上升明月”“江春入旧年”的盛唐气象。那是一个“尽情尽性尽才”的时代,那是一个向上、向善、求真、尚美的时代,其胸襟气度,其远见卓识,其责任担当,其使命肩负,可以想见啊!唐代诗歌的抒情基调,也就一个“真”字,也就一个“美”字,这是“底气”和“底色”的决定,这文化代精神和人性光辉的交融,舍此无他。借此反观,不难发现我们这个时代的缺失,缺失了“认真”的态度和精神,缺失了“较真”的勇气和智慧,缺失了“唯美”的才情和底蕴,缺失了“尚美”的追求和创造。也曾听得有人对当今世道的高度概括——浮躁。而今的“浮躁”比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大有“风光不再”的婉叹。那时节,尚有真心、真情和真意的浩荡,情绪化的内里蕴藉了生命情怀的呼啸。激情的胸怀,理想的烛照,未来的眼光,人性的指向倾注于建设性的批判,是呼喊,是唤醒,是催生,是推动。现今,更多冷漠,更多空乏,更多当下,更多快餐,更多泡沫,更多镜花水月,更多实际和实惠,“唯实,唯名,唯利”,只求眼下目的达成,能享生前浮华,何计身后荣辱?仅此,又怎能潜心思考,又怎能实在为作,又怎能面对担当,又怎能继往开来,又怎能开拓创新?也许,言辞过重了,但对照于事实存在,却又不能睁眼说瞎话,——中国人的生命质量,本来就有问题,诗意栖居,也只在于言说的富丽堂皇,岌岌以求的是俗世“庸福”的确保和一己悲欢的快意……

事实上,未成年人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社会问题,是成年人的问题。中国式的“家长作风”,积习深重啊!我们成年人应该深思:怎样当家长?怎样当老师?怎样当领导?怎样当专家?说穿了,说白了,说透了,也就是怎样做人!我们成年人的问题,却要孩子们来解决,却要孩子们来承担,却要孩子们来受累,我们的教育早就失去了应有的“灵魂”——真实,真诚,真率,真性情,真血性,人的精神和人的价值。那“招魂”的旌幡,毕竟显得空洞和虚张。

总之,我们的作文教学得从根本上改革,一是写作观念上的,以立人为本,强化做人教育;二是写作实践上的,贴合学生实际,着眼认知、感悟,通达情理,侧重于“有意思、有意义、有意味”的层级递进;三是写作指向上的,侧重于“自我求证”和“自我实现”,促成写作者生命的健康和谐成长和发展;四是写作评价上的,着力于“言语、思维、思想”三个水平的和谐协调,务去繁琐的细化和枝节的盘错,还作文应有的“精气神”。

尴尬的现实情状,不能容忍“外衣”的包裹,需要贴心棉袄带来实在的温情和温度。借来的“外衣”始终是“外衣”,它不是“贴心棉袄”,不能给人以温暖和舒适的感觉,也只是光鲜其外,像个“稻草人”,“风”里招摇,“浪”里飘摇,缺失了“生命的质感”!

走进生活,走近生命,唤醒思想,高扬精神,我们的作文教学首先要从“做人教育”这个“元点”出发。

元者,源也;源者,圆也。

元点,也就是“原点”,切莫因为一味求“新”而无视“传统精髓”。这个“原点”,也就在于中国传统语文教育的光辉历程和光辉思想,要注重中国语文教育的传统“根脉”的舒展。虚晃的花招,永远是“花拳绣腿”的虚妄。沿着生活的“波浪”直达生命的“源头”,让思想的“光辉”照耀“精神之路”,自能塑造“圆融完美”的人格,自能造就“健康美丽”的人生。

观照生活,感悟生命,追求思想,精神成人,这也当是我们作文教学努力的方向。致力于“思想、思维、语言”三个水平的训练,致力于“有意思、有意义、有意味”三个境界的造化,致力于“语言——文化——人”的生命走向,我们的语文教育也才会有蓬勃的生机,盎然的春意,焕然的天地。

在此,我继续引证拙作《凸显生命意识,展示生命个性》的结束文字,借以与语文界同仁共同思考和建设,共同寻找和发现语文教育的健康之路:

关注社会人生,关注人的命运,关注人的存在与精神,关注历史文化,关注自然生态、社会生态以及人的生态,仍然是高考作文的基本指向。如何在考场有限的时间内以及考场这种特殊的情势下写出好文章?读书,思考,诗意的言说,真情的文风,是确保考场作文致胜的法宝,也是青春生命的动人弦歌得以协奏的根本保证,舍此,别无他求。也只有这样,才能多一些真实的感悟少一些无“情”的解析,多一些生命情怀的吟咏少一些技巧的生搬硬套,多一些生命本色的挥洒少一些应试的套路条框,多一些生命个性的喷薄少一些无病呻吟的矫情。

突显生命意识,展示生命个性,让思想的火花烛照心灵,让智慧的思辩开启言说,让精神的品格提升境界。

春天的到来,一年更比一年早,就连冬天也少见了雪花的飞舞和霜降的凄寒,整个的“暖冬”啊。不过,时序依然存在,自然生态的变化给予我们太多的忧思,更多话题作文优秀范文、高中语文优秀教案、教学实录、备课资料、同步试卷、美文、高考模拟试卷、文学欣赏尽在语文轩网站/而人文生态也切莫熟视无睹,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人,依然是教育的主题歌。耳旁犹闻上世纪“五四”时期的铮铮教导——文可不作好,人不可不作好!文如其人,风格即人,“高考优秀作文”不只是高考作文的写作导向,更在于一代新人的成长和发展,却也关乎一个民族的未来和希望。世风,文风,人的存在和人的成长,互为表里,究竟能怎样地“相得益彰”呢?不能忽视,更不能漠视,存有警惕之心,甚好!

让词语在心灵深处蓬勃生长

段增勇

曾经读到这样的一段话,“一个人是经常会和某个词语相遇的,并把它小心翼翼地捡拾起来,然后根植于自己的心中。也有一些词语无意间就落进了你的心灵,像一粒被风刮来的蒲公英的种籽。可无论怎样,词语一旦在你的心里落地,你的身体里就会响起轻微的,或是杂乱的脚步声——那是词语在内心里游走和生长的声音。”(梅疾愚《一个词语的生长》)梅先生在行文中切己而有意味的谈了自己与“写作”一词相遇的内心感受,文章最后写道,“是阿赫玛托娃和福克纳让我和‘写作’这个词语真正地相遇,并把它植于自己内心的深处,也是他们和其他真正伟大的作家,使‘写作’这个词语在我的内心和身体里长出了人格和尊严——它终于长成了我所喜欢的模样。”

“一个词语的生长”,让我想到了我们语文教育中的词语教学,更还想到了我们语文教学里的阅读教学和写作教学。词语教学,在语文教学活动中司空见惯,也正因为“熟知”,也仅仅是在“熟知”的层面游走,并没有清醒透彻的“真知”起来。黑格尔说“熟知并非真知”,这之间的差距也就在于“现象”抵达“本质”的停滞状态或者半途而废。言为心声,言语的表达或者存在,关乎心灵,也关乎精神、思想、情感、文化等等更为本质的精神要义。“语言——文化——人”的语文教育抉择以及语文教育引领下的生命成长,是不能忽略了语词教学的根脉浸润的。语言是文化存在的一种重要的方式,通过言语教学实现对于文化的传播,在传播的文化里获得熏陶和感染,潜移默化,借以促成人的生命的成长和成熟,这便就是“语言——文化——人”的思维轨迹和行动路径。如何走进一个词语的灵魂世界和精神世界所组构的文化世界,便也成为了语词教学的一种考验。一个词语就是一篇文章,一篇文章的核心精神和鲜活灵魂,也许就是一个词语。基础状态的词语教学,实际上也指向于阅读教学和写作教学的全面拓展和高度深化。

四川高考作文命题,2008年的“坚强”,2009年的“熟悉”,表面上看都是基于一个语词的理解和一个语词的演绎,深层的指向则是基于这个语词的理解而牵系到现实生活和社会人生的展开以及心灵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开掘。2008年的作文命意,有其特殊的现实背景,是对于重大事件的直击和现实生活的贴近,2009年的作文命意,则是回归平常,回归生活,回归传统,回归生命存在的风平浪静而又浪花飞卷……

熟悉,一个耳熟能详的词语,平淡中有深沉,平实中有深奥,朴实中有奇崛,本色中有绚烂。“熟悉”一词所富有的人文内涵既有宽度,也有深度。一如更多的评家所说,“有话说,但是难于出新”。这样的定评,是句空话,也是废话。任何作文试题的命意,都是能找到话说的,这个“出新”便是区分度,便是水平呈现。“熟悉”什么?是在怎样的情形下“熟悉”的?“熟悉”的是那些层面?从怎样的角度去“熟悉”的?“熟悉”到什么程度?所“熟悉”的带给了你什么?正向的立意,或者反向的立意,都是大可做些文章的。

具体而看,四川2009年高考语文作文命题具有如下的价值诉求:

一是引领作文教学对于现实生活的密切关注。每一个人生活着,行走路上,总会得见无数风光,自然的,社会的,历史的,人生的,心灵的,精神的,思想的,文化的,不一而足的无计其数,也总是耳闻目见心有所感,积存心怀,储存记忆。生命的成长和发展,正也借助于这样那样的“熟悉”,像一面面镜子的照耀,像一束束灯光的照引,开启心智之门,洞悉人间万象,参悟天地玄机,识得人生妙理。并非任何人事,我们都可以洞悉透彻,都会穷究其理,但是“熟悉”的层面却也有助于体验、感受、思考和觉悟,所遇能有悟,觉悟不再迷,美丽人生和生命境界,不亦得到了相应的提升和相机的实现么?生活在现实环境里,自然是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自然是不能熟视无睹充耳不闻无动于衷的。一个人心智的活泛以及灵动灵醒,就在于“人和现实”的关注和思考。

二是引领学生对于现实生活的体验习惯和感悟能力的养成。生活是实实在在的,也是纷繁杂乱的,关注现实生活,关注社会人生,是必要的。在此基础上,要赋予主体参与意识,也就是要积极体验,要主动感受和认真思考。生命的成长,不在于冷眼旁观或者冷静面对,当有切实的参与性体验感受,当有积极主动的思考和觉悟。相关的现实存在,能够经由自己的独立思考,经由自主的判断思辨,便也就将渐渐的内化为自己的生命积淀。作文教学存在的根本性误区,也就在于没能根本上开启学生的心智和唤醒学生的心灵,乃至于催生学生的灵性思维,更多“框框套套”的交付,更多“应试文体”的圈禁,让学生放弃了自己生动活泼的真实感受,甚至于有意无意间斩杀了自己的诗意感怀和生命畅想。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也就这颗灵动灵性灵醒灵活的心啊,要滋润,要养护,要激活,要清朗通畅,要通情达理。能如此了,我手写我心,也就能让这一个“写”字,实在的呈现出“清洗”和“洗礼”的人文景观。写作是对自我生命的一种历练,我们真正不该忽视和漠视了未成年人写作教育的生命指向,文如其人,文品关乎人品。

三是引领语文教学注重生命成长的根脉浸润。沿着“语言——文化——人”的教学思维轨迹和教学行为路径,注重生命“未成年状态”的生命成长的精神滋养,实现生命健康成长和谐发展的根脉浸润。每一个人的生命存在,犹如一株树的存在,枝叶的繁茂取决于根脉的纯正和躯干的挺拔。“我们不单是靠吃米面而活着”,我们的生命更需要精神的浸润和灵魂的涤荡,需要“灯”的照亮,需要“情”的温暖,需要“滋味”的涵蕴,需要“审美”的开悟。当我们面对现实或者面向未来,我们不能忽视了语文教育的浸润性和召唤性,以及具有的引领性和修复性,这是对生命成长的礼敬,也是对生命成长的责任。“每一句话里都有一颗心灵”,池田大作的这句话很耐人寻味,对于语文教育也是很富有启迪意义的。我们语文教学在言语教育上,如何透彻于字里行间的深刻要义,像鲁迅说的那样,“从字缝里看出字来”。

2009年四川高考作文命题,走的是“回归的路”,或者说是“回家的路”。什么“家”呢?也就是语文教育的“本家”。几年前,上海北京的高考作文命题,也是这样的一个词语的命意,已经具有了开启性。早在1988年的全国高考作文试题《习惯》的命意,本就是一个绝妙的取向了。至于高考作文命题,年年成为热点,年年众说纷纭,而真正切中于语文学科教学个性以及语文学科本质特征的,则很轻微甚或缺失。真是啊,乱花渐欲迷人眼,无不朦胧雾中看,众说纷纭公婆理,含混颠倒添愁烦。

走回归道路,不是守旧,而是传承,没有传承的创新,是失去根脉的倒腾,也是没有未来的。让词语在学生心灵深处蓬勃生长,应当成为语文教学的一个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