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被文学史低估的萧红  

2011-06-22 11:2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文学史低估的萧红

———著名学者、萧红研究专家林贤治专访

□羊城晚报记者 吴小攀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06/05/6836939_0.shtml

 

羊城冰城端午同祭萧红

谁能绘得萧红影?这是聂绀弩先生悼念萧红时写下的诗句,暗示了一个天才女作家的孤寂、复杂和难以言说。1911年的端午节,萧红诞生。由于萧红的骨灰被安葬在广州银河公墓,而萧红家乡黑龙江省哈尔滨呼兰区又建有萧红青丝冢,今年端午本报倡议联合黑龙江《生活报》举办羊城、冰城两地同祭萧红活动。明天,我们将邀请部分文艺人士到银河公墓拜祭萧红,同时《生活报》组织60位读者赴呼兰拜谒萧红青丝冢。

穿过百年的风云变幻,重温萧红的精神之旅。为此,今天我们推出两个版面从各个层面去再现这位天才女作家坎坷又不平凡的一生。

称萧红为“才女”是一种污辱

羊城晚报:网上说萧红是民国“四大才女”,您认同这个评价吗?

林贤治:我认为,把萧红称为才女,这个说法对她是一种污辱。才女跟才子是一类,他们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不很纯正的气息。

羊城晚报:您觉得萧红是怎样的一个人?

林贤治:应该从两方面看她:第一、她算是五四新女性。当然时间比较晚一点,严格说起来还是受影响的一代,但是从当时的风气来说,主张个性解放、自由恋爱等等,这个风气还在。所以,萧红身上有一种进步青年、新女性所共有的东西,就是对自由的追求,这个追求一方面体现在个人人生道路的选择上,对爱情的追求,对家庭的反叛上,也体现在她对社会进步、劳工阶级的解放问题的态度上。对自由的追求在萧红身上是一以贯之的,一直到死,依然在追求。第二、萧红把这种对于人生的追求体现在她的创作上,她写什么、怎么写,可以看出她那一种自由的理想。我称萧红的作品是“弱势文学”,这不仅表现在她是一个关注和同情弱势的人,而且,她本身就是一个弱势者。

羊城晚报:她能不能归入左翼作家的行列?

林贤治:称“左翼”作家基本没有什么错,因为左翼作家跟“左联”作家不一样,她没有加入“左联”。当时在是否加入左联这个问题上,她和萧军问过鲁迅,鲁迅劝他们不加入。

羊城晚报:有没有给出理由?

林贤治:有。就是一进去了,有许多人事纠纷,一个作家到了“左联”里面往往反而写不出东西来,真正有点儿成绩的还是在“左联”外面。在文学史上,我们总是说鲁迅是“左联”的旗手,这个说法不可靠。虽然“左联”在政治上、文化上是反对国民党的政治文化专制主义的,但它毕竟是一个政治化、党派化的文学团体,不是纯文学团体,里面设党组(称“党团”)的。刚成立时,鲁迅提议加入郁达夫,没有被接受。左联的会议鲁迅基本没参加,一些过左的做法,如让盟员散发传单、飞行集会等等,鲁迅是不会支持的。左联成立不久,柔石等人被捕杀害,鲁迅悲愤至极,这时挺“左联”最力。也是这时,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使用“无产阶级革命文学”一词,后来就不再使用了。尤其到了1933年下半年以后,周扬当了党团书记,与鲁迅的联系、交流基本中断,印了内部刊物也没有给鲁迅,鲁迅对此很生气,因为他是捐了钱给刊物的。鲁迅很受伤,自称是“受伤的野兽”,还说受“元帅”、“奴隶总管”、“工头”的鞭打,你说陷于这样处境的人如何称得上是“旗手”呢。

羊城晚报:萧红如果可以归入左翼作家行列,她跟当时的一些左翼作家的区别在哪里?

林贤治:第一、从创作的初衷、动机来看,多数左翼作家是把文学当成一种宣传,理念在先,是意识形态的产物,他会按照当时流行的所谓革命的观念进行创作。萧红不是这样,她是因为熟悉这种农民的、农村的生活,带着对家乡的回忆和怀念,也有对她周围的穷苦人民的同情进行创作,是自治的产物。其次,对于文学的观念,萧红跟他们有点不一样,萧红反对把文学与阶级斗争、社会运动直接联系在一起,而“左联”作家,一般的左翼作家,却是接受了某种意识形态的规训,在普罗文艺理论的影响下创作的。

萧红不主张文学配合运动,她没有那么简单化的理解,乃至在一次座谈会上跟胡风有过冲突。因为胡风主张抗战的作家要到战场上去,萧红认为不一定上战场,这样胡风就批评她,她也反驳了,有过一个小小的冲突。萧红的写作,完全是出于她个人的文学观念的驱动,因此,萧红写得更自由。她的作品在形式上也跟多数左翼作家不一样,充分体现了她的个性。

被夸大的张爱玲与被忽视的萧红

羊城晚报:几十年来,对萧红的评价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

林贤治:萧红跟萧军合出过一个《跋涉》的合集,还带有习作性质,后来小说《生死场》出版成为她走向成熟的标志,鲁迅和胡风分别给他写序和读后感,对她评价在当时应该也是比较高的。但鲁迅在褒扬中还带着一点批评,认为人物描写的手段较差,话说得比较委婉。但这个批评我不是很认同,一是萧红有萧红的路子,现代小说的写法是很多样的,可以很实在地写,也可以没有情节没有性格刻画,萧红小说很早就无师自通地表现出了现代主义的特征。第二,我认为,萧红很可能有萧红自己的考虑,既然她认为在中国农村中“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动物有什么个性呢?生存第一。在这里,个性不是萧红要考虑的问题。她要写出气氛、场景,重要的是写“生死场”的整个“场”。

接下来就是抗战,由于萧红去世得较早,无论是国统区里还是在延安,对她作品的评价还不太具体,总体的评价更少。1949年以后,文学史基本上就是讲她的《生死场》,尤其在“文革”前说得少。

羊城晚报:为什么过去的文学史基本不怎么说她的《呼兰河传》?

林贤治:因为他们认为《呼兰河传》写的是风俗、民情,人性,或者是无关大的主题,离开阶级斗争、抗战这些东西。在《呼兰河传》里,没有这些东西,里面有的是对祖父的怀念,对家乡的怀念,写国民性,写小媳妇受苦,写人们如何愚昧,连茅盾都说这部小说表现的是“病态”,显示了萧红“思想上的弱点”,所以他们不会赞扬这部小说。

1949年后,把《生死场》当成了她的代表作,忽略了她的《呼兰河传》,忽略她更具人性内涵的作品。基本上,正统的文学史以《生死场》作为代表作来肯定萧红作为现实主义作家、左翼作家、抗战作家的地位,肯定她这个身份,也就把她固化在这里,从而遮蔽了作品中的其它元素和内容,不能给她一个全面、客观的评价。

大陆主流文学史高估了郭沫若、茅盾、巴金等人的地位,同样,夏志清的小说史贬损左翼作家,也片面地夸大了张爱玲、钱锺书、沈从文等人的文学成就。夏志清对萧红基本没有评价,虽然他后来补充说是因为没怎么看过她的作品云云,也使用了“经典”这个词。

总体上,我认为文学史对萧红的评价至今没有恢复她应有的地位。

萧红不可复制

羊城晚报:萧红的人生可以说是一个悲剧,您认为悲剧的原因在哪里?

林贤治:有两个层面。在我们现在看来似乎是她性格的原因,她是有叛逆的倾向,但是深层次里是她的自由观念,平等观念,要求自由,要求尊严,在男权中心社会里面,一个女性得不到尊重,她想要这份尊重。她要自由,反抗包办婚姻,这是解放了的女性所要求的,从这里看就不仅仅是性格的问题,这里面有价值观念的矛盾和冲突,包括道德观念的冲突。

羊城晚报:您觉得萧红的成名跟鲁迅的帮助有多大的关系?

林贤治:萧红在文坛崭露头角,通过她的个人奋斗,在一个多少还能自由成长的环境里,最终崭露头角也不奇怪,也就是说没有鲁迅,她也可能做到这个。但是应当看到鲁迅对她的扶持帮助,更早地展示她的成绩和实力,树立她在文坛的地位,我觉得这是有关系的。后来,鲁迅的社会态度,对文学的观念、看法,像对乡土的热爱,对底层的悲悯,对黑暗社会的暴露,对现实社会的关注,这些虽然不全是来自鲁迅,但鲁迅坚定了萧红的创作道路,坚定了她对文学方向的选择,这个影响是非常大的。

羊城晚报:您觉得萧红的创作对当下作家有什么启示?

林贤治:萧红不可复制。比如迟子建,很多人都把她比作萧红,她本人也相当喜欢萧红,但她成得了萧红吗?她成不了萧红。撇开别的不说,从身世来说,萧红是个漂泊者、流亡者,迟子建有非常稳定的地位和生活,而且贵为一个省的作协主席,是有行政级别的,那是一个养起来的作家跟一个根本自己找不到吃的作家的区别,处境不一样,状态不一样,观念不一样。当年萧红写东西没想到获奖,我们今天的作家不是这样。

萧红对于当下作家的意义,第一是关注社会现实,关注底层,第二是在写作上,萧红主张走自己的道路,充分体现自己的创作天性。萧红不是要特意地取一种底层的立场,而是她本人就在底层,本人就是弱势,所以她写自己就是写弱势,这个跟我们不同。我们说要“深入生活”,而萧红一开始就在“生活”之中,是“生活深入”。什么样品质的文学,是由什么样的生活以及这种生活所培育的观念铸造的,否则,不在原生活中,即使写所谓“苦难”的主题,你也只能隔岸观火,完全失去痛感。

资料链接

萧红(1911年6月1日-1942年1月12日)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原名张乃莹,“萧红”是她发表《生死场》时使用的笔名,被誉为“30年代的文学洛神”。1933年与萧军自费出版第一本作品合集《跋涉》。1935年发表了成名作《生死场》。1936年东渡日本,在东京写下了散文《孤独的生活》、长篇组诗《砂粒》等。1940年与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后发表了中篇小说《马伯乐》和著名长篇小说《呼兰河传》。1942年因病逝世于香港,葬于浅水湾。1957年8月15日,中国作家协会广州分会将萧红骨灰从香港迁到广州银河公墓,重新安葬。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