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古蔺文学之光  

2011-05-29 10:2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蔺文学之光

罗大耳朵

如果我说我像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文学、爱语文,应该不是一句夸张的话。由于自己的专业和经历,我对文学和语文教学产生了不解之缘。我对古今中外的作品,都有所涉猎,但研究最深的,应算中国现当代文学,尤其是散文和小说,我做过较为全面、深入的研究。

近年来,我对本土文学有浓厚的兴趣。一是因为这些作者就在自己身边,便于交流和切磋;二是让学生读身边的文学,学生会有亲近感,容易打破学生对作家作品的神秘,引起学生的共鸣;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岗位是语文教研员,这不仅是我的饭碗,也是我的职责,自觉应该做一些惠及一线师生的事。

因此,近年来,我花费了大量时间,陆续编了《古蔺高中生文学读本》、《古蔺初中生文学读本》、《亲近文学读本》、《亲近母语读本》、《古蔺文学选读》。我把课外阅读研究作为自己的一生的工作,作为自己的品牌。我有一个梦想:某一天,同行一谈到古蔺教育,就会想到古蔺的课外阅读;一提及课外阅读,就自然会想到古蔺。

由于读了较多的古蔺文学作品,我对古蔺文学产生了深深的感情。在一个偏远、封闭的山区县,居然有和大文豪郭沫若、郁达夫并称创造社四大编辑的邓均吾,居然涌现出邓均吾、陈之光这两位省文联副主席、作协副主席,居然有文章获得全国一等奖和四川日报文学奖的邓立中,居然有被誉为全国十大青年评论家的罗强烈,居然有诗作多次选入《年度诗选》的诗人李明政……

我和邓立中老师关系密切,不时听到他的教诲。我读过他几乎所有的文章。我非常喜欢他的《难忘的手》、《大伯,你千万别下跪》、《最是鲁迅应该读》、《文学温暖我一生》。为了选编《古蔺文学读本》,我征求邓立中等多位文学界、语文界友人的意见,用了三年时间,终于印出样稿。

在即将成书之际,我听了邓立中老师的建议,专程到成都拜见古蔺籍作家陈之光老师。先与陈老师电话联系,然后我于5月8日坐7:40从古蔺到成都的客车。下午5点,我出现在成都市红星路陈老师家门口。

开门的是保姆,我说找陈老师,听到里面说来了来了,跑出一个慈祥和善的老人,问我是不是罗怀海。我随着陈老师走进他的书斋,陈老师和蔼地说,怀海,你太热了,先洗个脸吧,赶忙走进盥洗间,亲自为我放上热水。然后回到书房,把风扇提到我的面前,弯下腰去为我打开风扇。我是第一次到陈老师家,第一次见到陈老师,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我,却是如此的随和热情。

我观察这位曾担任过省文联副主席和作协副主席的名家的书斋,右边是两个很大的书柜,占了整整一壁,书柜里装满了各种文学书籍,就连桌面上也堆满了书。书柜前边系了一根绳子,上边挂满陈老师创作的书画作品。书房正面是一张宽大的书桌,书桌上堆有笔墨纸砚,一看就是经常在写的样子。后边是几幅看着似乎比较熟悉的名家字帖,原来是苏轼的书法。书房略显凌乱而富有生气,让人感觉到温暖与充实。书斋左方和前方的外面是连在一起的阳台,种满了鲜花和盆景。这在一个大都市里,显得那么的难得,干净而幽静。

我坐在陈老师书房里,品着保姆递上的茶和端来的水果,向陈老师讲了此行的目的。陈之光老师说:我本来要参加文联组织的活动,到峨眉山去半个月,知道你这两天要来,我就不去了。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为了自己的事,打乱了陈老师的安排。陈老师似乎看到了我的不安,安慰我说,我老了,不去也没有什么。

我把编书的情况向陈老师作了汇报,陈老师接过我递给他的初稿,认真看了起来。陈老师边看边说,这些篇目选得好,你做了一件有益的事。我年纪老了,这些事应该由你们来做,你做得很好,我很高兴。听到陈老师的夸奖,我既高兴,又感到不好意思。陈老师还说,古蔺作者的一些作品,不仅在古蔺好,就是在四川,在全国,都是写得非常好的。

我说,陈老师,你的文章我读过不少,你的作品中洋溢着一种浓浓的亲情,还用了一些古蔺话,我们读了感到很亲近。我举了几个例子,陈老师听了哈哈大笑。说,古蔺是我的家乡,古蔺养育了我,我对古蔺充满了很深的感情。我说,难怪你的《古蔺,我真心爱你》写得如此深情,只差成了古蔺的县歌了。

我就陈老师的几篇有影响的作品向他讨教。陈之光老师兴奋起来,向我介绍了他的《在鸡鸣三省的地方》、《无名小庙》的写作过程,我还就作品中的精彩的细节和精当的用词谈了自己的阅读感想,陈老师直夸我读得仔细。

陈老师还就古蔺县城北建火星山纪念亭的情况向我做了介绍,说好不容易请了四川文学界的三老为邓均吾纪念亭题字,还向我介绍了他和沙汀、艾芜、马识途、林如稷等前辈作家的交往。陈老师在谈话中充满着对这些文学前辈的尊敬与感恩。

当我谈到文学大师邓均吾时,陈老师说邓均吾是他的老师,他自己的成绩赶自己的老师差得很远。我知道这是陈老师的谦虚,但我毫不怀疑他的真诚,他对自己恩师的尊敬令我感动不已。

陈老师应我的要求,为我即将出版的《古蔺文学选读》和《语文的江湖》题写书名。他还问了我家孩子的情况,我说读了初三,下半年要读高中了,他听说我儿子叫罗险远,说,我为险远写一幅字,你交给他。陈老师端坐书桌前,为我的儿子写下“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盖上自己的印章。

我在陈老师家吃了晚饭,陈老师热情地留我住在他家,我很想再跟陈老师请教一些读本编写方面的话题,但我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婉言谢绝了陈老师的好意。在留不住我之后,陈老师说:怀海,你要记住,玩弄技巧、文字游戏、胡编乱造、脱离人民的写作是没有出息的。一个作家,一定不要离开养育自己的父老乡亲,不要忘记艰难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我们要用自己的笔,讴歌他们的高尚情操,感激他们的养育之恩,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用文学激励他们前行。

老实说,文学理论我知道不少,我也曾给很多学员讲过文学理论。但在这一瞬间,我觉得真正的文学理论不是写在书上的艰深文字,而是这么简单而打动人心的话语。看着这个满头银发的82岁的老人,我的心被深深震撼了。当我走下楼梯,看到陈之光老师还在门外,还在和我打招呼,要我下次到成都,一定到他家去。

这个82岁的老人,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文学。他用自己饱含深情的笔触,为缺嘴师兄、姑母、陈二老师等普普通通的父老乡亲树碑立传,为家乡作者出版的书题字、写序,为家乡古蔺的文化建设殚精竭虑。

走出院子,回头看到陈老师还在门口,瞬间,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感激,我感到自己身上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我感到自己正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有责任编出一本惠及古蔺师生的《古蔺文学读本》。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叫《古蔺文学,不曾穷过》。是的,地处川南赤水河畔的古蔺,不仅有享誉中外的郎酒,藏量丰富的优质无烟煤,更有像邓均吾、陈之光、王良瑾、邓立中等杰出的文学大家。他们的文字在文学的星空闪耀耀眼的光芒,他们是我们每一个古蔺人的骄傲,他们的名字印在全国的教科书和报刊上,彰显着勤劳朴实的古蔺人积极进取的文学精神。

陈老,请原谅一个后生晚辈直呼你的名字:陈之光——古蔺文学之光!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