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哭铁生(周国平段增勇)  

2011-01-05 09:56:02|  分类: 名家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哭铁生

周国平

凌晨,何东的短信:“史铁生于12月31日3时46分离开我们去往天国。”

铁生走了?这个最坚强、最善良的人,这个永远笑对苦难的人,这个轮椅上的哲人,就这样突然走了?不可能,绝不可能!

我祈祷,我拒绝,我失声恸哭。

在这一瞬间,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世界荒凉了,我失去了人世间最好的兄弟。

一直相信,虽然铁生身患残疾,双肾衰竭,但是,以他强健的禀赋和达观的心性,一定能够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活很长的时间。一直相信,只要我活着,我总能在水碓子那套住宅里看见他,一次又一次听他的爽朗的笑声和智慧的谈话。

人与人之间一定是有精神上的亲缘关系的。读铁生的作品,和铁生聊天,我的感觉永远是天然默契。

半年前,铁生刚从一场大病中复元,我和郭红两次去看他,郭红为一家杂志做他的访谈。虽然病后虚弱,他谈兴仍很浓,谈文学,谈写作,谈人生,谈信仰,话语质朴而直入本质。铁生和我都感到意犹未尽,相约以后要多谈。

此后,我和郭红拟了计划,待铁生身体状况较好时,做一个他和我的系列对话。因为血液的污染和频繁的透析,他有精力写作的时间极其有限,但他的头脑从未停止思考,如果能用一本对话录的形式留住他头脑中的珍宝,岂不很好。

然而,再也不可能了。我恨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原谅自己,我是一个忙于俗务而背叛了圣洁使命的俗人。

不是久患的肾病,而是突发的脑溢血,把铁生带走了。和死不期而遇,他会不会惊诧,会不会委屈?不会的。他早已无数次地与死洽谈,对死质疑。在那次谈话中,他告诉我,他想证明死是不可能的。当然,死是不可能的,他的高贵的灵魂就是证明,一定有天国。

亲爱的希米,你陪伴铁生走过了多么神奇的生命路程。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我在你美丽的脸上看到的仍是妩媚的笑容。我相信,这笑容不会消失,它曾经是照耀铁生的尘世生命的阳光,而今后,它是对铁生的天国生命的永远祝福。

铁生,走好!

段增勇

史铁生离开这个世界了……

这两天里没有上网,今天偶然打开电脑,赫然了史铁生的离世消息。虽然这样的消息是迟早就要来的,一如他曾经的觉悟,“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因为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节日情怀”了死亡事件,史铁生给予了我们一种明朗明白、通透通泰的死亡哲学,我们也像是在一种阳光的照耀下审视了死亡的黑色幽冥,因为死亡哲学本身也就是一种生命智慧。

第一次知道史铁生,是他的《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同时也知道了他因为下乡陕北,染上疾病,成为了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作家。渐渐地,也就看了他的更多的文字,也渐渐的发现他对于心灵,对于精神,对于生命存在的深刻思考和深度表达。渐渐地,他也就成为了书写心灵书写精神的那一个作家群体。想曾经,看《命若琴弦》,看得我心尖尖都在颤悠。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第一次读《我与地坛》,那震撼心灵的文字,来自于心灵的力量,来自于精神的召唤,来自于生命的蓬勃思考。苦难这道家常菜,没有击垮史铁生,苦难催生了他的思想,苦难熬制了他的精神药剂,苦难生长了他心灵深处的茂腾腾的文字。随之而后,《好运设计》《病隙碎语》《务虚笔记》等等,成为我阅读的世界。

爱上他的文字,关注他的健康,史铁生的存在,让我深刻的感受了活着的艰难以及活着的伟大,他给予我“活着的高贵”和“活着的神圣”感受。我总担心他突然地走了,三十年来,弹指挥间,史铁生坚强的活着,顽强的活着,在与疾病拼搏的同时,更也还给予我们健康清新的文字,阳光明媚的文字,洞幽烛微的文字,直抵心灵的文字。热爱生命的情怀,流淌在史铁生的文字里;雕琢生命的伟岸,熔铸在史铁生的文字里;创造生命的奇迹,呈现在史铁生的生命历程;实现生命的辉煌,铺洒在史铁生的生命足迹。

史铁生的文字,曾经也是我给予学生的隆重推荐。早在1998年,我的学生因为读了我印发的史铁生《我与地坛》,震撼在史铁生的文字,写了《感悟生命》,发表《中国青年报》。我想,我的那些学生们,未必都看了史铁生的更多文字,但是记住了史铁生,却是因为我的推荐和督促。在史铁生的文字还没有进入教材的时候,我的那些学生们,已经开始了对于史铁生的阅读,在史铁生的文字进入教材以来,我也常常发现我的学生有了史铁生的文集。我想,只要他们在阅读,就一定会思考,就一定有收获,而这些思考和这些收获,也将成为他们今后人生的一种精神支撑和生命觉悟。事实上,对于史铁生的文字的阅读,更多的在于那些关注心灵关注精神关注生命的人群,更多的在于那些追求高贵拒绝平庸在乎生命质量的人。史铁生的文字,从抒情走向哲理,从哲理回归于平实,尤其生命时段的后期,那些平实文字的内里,更多了一些悲悯,一些通透,一些旷远。“好运设计”,之于我们任何的人,不是不可能,而是我们在放弃,在退缩,在悲怨。

史铁生不是没有过悲观,甚至是绝望,然而在苦痛的思索和卓绝的挣扎后,“如何生?!”成为了他生命的主弦调,成为了他生命的大风歌。然而,史铁生不是一个人在抗拒着宿命的狰狞,在他的生命经行里,有一个人不仅仅是他的生命陪伴,更还与他并肩作战,抗击病魔,抗争宿命,那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另一种意义上的生命支柱,她叫陈希米。史铁生的情感世界,有一种温柔,有一种芳馨,有一种美丽,是他自己的造化,也是希米的伟大。

史铁生用他的苦难谱写了对于生命的思考,咀嚼痛苦,穿越痛苦,抵达的是清醒清明的生命世界。读史铁生的文字,我们更多觉悟了生命存在和生命穿行以及生命造化乃至于好运设计。史铁生的文学史地位,自然有待于文学批评家们的准确定位,而史铁生的阅读,正也在于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的人们,代代相传,是一种永远和永恒。

祝福铁生!天堂的门已经被你敲开,你那赤子的情怀,一定成就你今生未了的夙愿,你已经在这个苦难的人世,完成了你生命的运动,天国里,你定能成就你梦寐以求的“运动健将”的梦想。扔下你奔涌的笔触,抛开你驰骋的思想,迈开如飞的健步,徜徉,逍遥,纵横……

祝福希米!今生今世你能与铁生拥有了如此这般的情缘,是另一种意义的幸福,是另一种价值的圆满,更多的人知道了铁生,更多的人也将渐渐的知道你,关于你的生命故事,那不是任何笔触能够勾画了了的一种非凡,你在圆满你今生的功德,你已圆满了你今生的功德。史铁生没有了你,不可能成为现在而今的史铁生。

铁生走了,他的生命故事没有结束。

他的生命还在继续,继续在他的文字,继续在他的思想,继续在他的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