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感受上海滩  

2010-12-30 21:39:04|  分类: 罗大耳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受上海滩

罗大耳朵

12月17日,罗大耳朵有幸参加教育部国培项目——四川省初中语文教师培训团队培训。

罗大耳朵是第一次到上海。赶到重庆机场,乘东方航空公司的客机飞到黄浦机场。

在飞机起飞了二十多分钟,突然晃动起来,听到飞机嚓嚓的声响。听到广播,说是遇到不正常的气流,请乘客千万不要紧张。老实说,罗大耳朵内心还是担忧,虽然罗大耳朵知道飞机出事的机会和贪官败露的机率一样其实小之又小。罗大耳朵甚至认为,一个人一定要福气好之又好,才可能坐飞机出事,至少对罗大耳朵是这样,这可以为罗大耳朵的妻子儿子挣得一笔不少的赔偿。

随着飞机的颠簸,罗大耳朵也开始感到紧张,并且产生了奇怪的想法:万一我的运气果真这样倒霉,飞机失事,空姐会告诉我吗?大难临头,我应该有知情权利,难道让我懵懵懂懂就离开这个世界吗?

我接着想:那该怎么办?是不是打开手机,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给自己的亲人打个电话?那是我对家人最后的道别。

我接着想:如果只有一个机会,是给谁打呢?母亲?妻子?儿子?

我的父亲还不到五十岁就离世。现在母亲老了,她刚开始过上勉强过得去的日子,难道她的儿子就要先她而去?

我想到妻子。虽然自己的婚姻是一种凑合,但这么多年来,妻子和我相濡以沫,真的很不容易。妻子爱我甚于我爱她。我除了吃饭、工作、看书,在家什么也没做过,家里的一切都是妻子操劳。我本应陪她多生活几年,但现在却没有了机会,把一切压力和责任甩给了她……

我想到儿子,那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儿子出生在我的家庭,正是我特别困难的时候,但是,儿子特别懂事,六年级时就读过很多名著。但是,儿子,爸爸没有机会陪你了,所幸你已开始长大。你要原谅爸爸,爸爸经常骂你,尤其是你进网吧打游戏打坏了眼睛,爸爸骂你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好工作,失去了二分之一的好女孩。爸爸离开你后,你要学会坚强,直面人生,积极上进,长大后要孝敬你奶奶和你妈妈……

母亲、妻子、儿子,是我一生的牵挂。我爱你们,但我平时把这种爱埋在心底,现在来不及表达了。但我离开你们的时候,我一定要说出,我爱你们!

我接着想:如果空姐告诉我要出事,我还是不打电话,何必让我爱的人为我担心、痛苦。纵然要出事,就等报道出来再让他们知道吧,让他们为我少流些眼泪……

我然后想:如果要出事,的确是没办法的事,空姐不告诉我,其实是很人道的做法,何必让我和我的亲人感到害怕和悲伤呢?

我还在往下想,飞机却停止了颠簸。透过机舱,外面阳光灿烂,脚下白云朵朵,像洁白的棉絮,又像是冬天白雪皑皑的大地……

几分钟的走神,让我感到生命的美好,生活的美好。在今后的岁月中我要随时向我的母亲、妻子、儿子表达自己的爱。我爱他们!

华东师大是罗大耳朵心中圣洁的地方。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罗大耳朵参加自考,中国现代文学用的是华东师大钱谷融教授的版本。钱谷融是中国第一个提出“文学是人学”的学者。那时,罗大耳朵有一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读钱谷融先生的研究生。后来,罗大耳朵读了很多书,但没有决心和恒心学好外语,因此梦想也就仅仅是梦想。

后来,我读过陆幼青、摩罗、南帆等人的文章,他们都是华东师大毕业,学生如此厉害,华师大自然就非同寻常了。

近年,我读了巢宗祺、方智范、倪文锦、王荣生、郑桂华等语文教育专家的著述。《语文课程标准》就出自华东师大语文团队,可以说,华东师大和北师大是中国最好的师范大学,更是新课标的发源地。

此次华东师大的培训,主要有两类课:

一类是参与式、体验式培训。华东师大的叶丽新、闫寒冰、上海师大的黎加厚等老师借鉴西方的培训方式和现代培训理念,组织参与式培训:分组、画手掌图、头脑风暴、手语操……虽然对罗大耳朵这类人来说,不较喜欢这类培训,但这种培训的确很有必要,尤其是在新课改倡导参与式、体验式、自主式学习的背景下。

第二类是传统的学术讲座,罗大耳朵更喜欢这类培训。到上海学习之前,罗大耳朵读过巢宗祺等专家制订的课标和课标解读的书,读过方智范的《语文教育与文学素养》,读过倪文锦的《新课程初中语文教学法》,读过王荣生的《语文科课程论基础》、《新课标与语文教学内容重构》、《听王荣生教授评课》,读过郑桂华的《听郑桂华老师讲课》等书,在川师国培、射洪培训、南山参加教研活动,多次见到罗大耳朵喜欢的王荣生、郑桂华。但能当面聆听这些专家学者的教诲,对罗大耳朵来说,既是荣幸的,也是愉快的。

方智范是一位研究古代文学的专家,他从意象与意境、母题与意蕴、独感与共感、多旋律与主旋律等四个方面讲了古代诗词教学的新视野。罗大耳朵以前虽然读过他的书,但当面聆听,感觉完全不一样。方老师深厚的底蕴、独到的识见和幽默的谈吐,让罗大耳朵折服不已。在罗大耳朵看来,方先生和北大的袁行霈、周先慎、复旦的章培垣、骆玉明、南京大学的莫砺锋几人,是当代中国古代文学的顶尖高手。

倪文锦是大陆第一位语文课程与教学论的博导。他曾当过十年的中学语文教师。他对课标的解读和辨正以及当前语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高屋建瓴,毫不夸张地说,让学员们有醍醐灌顶、拨云见日之感。大家毕竟是大家,不偏激,不搞怪,尊重常识,尊重学理,尊重事实,尊重语文。

王荣生和郑桂华是倪文锦老师的博士,两人是当今中国语文教学的顶尖高手。罗大耳朵曾经说过:王和郑是当代中国语文的绝代双骄,王郑联袂,天下无敌。王荣生是大陆第一位语文课程与教学论博士,他关于定篇、例文、样本、用件的鉴定,他提出的从教学内容的角度观课评教,他倡导的依据体式和学情施教等理论,是当代语文教学的重大收获。王荣生老师这次讲散文教学,立意高远,见解独到。他关于散文教学要从三个维度向内走而不能向外走的观点,引起学员的共鸣和叹服。罗大耳朵曾有一个比喻:王荣生是一位极其高明的语文教学的外科医生,他拿着一把锋利的解剖刀,无情地解剖着当下的语文课堂教学,令人胆战心惊,令人痛快淋漓,令人获益匪浅。

郑桂华原是华东师大二附中的语文教师,现任华东师大中文系语文教学研究所所长。王荣生认为她是当前中国最有课程意识的语文教师,我认为她是当前中国把语文课上得最出色的语文教师。她的课不追求精彩与热闹,是那么的朴素和本真,用段增勇的话说,郑桂华的课是家常菜,是最有语文味的语文课,是不施粉黛不讲技巧然而最能打动人的好课。郑桂华老师关于语文有效教学的研究,其间有她自己的很多案例,是务实的,因而是管用的。

李海林老师讲阅读教学的现状。多年前,罗大耳朵曾读过他的力作《言语教学论》。近年,读过他的《语文教育的自我放逐》、《无中生有的创造性阅读批评》等脍炙人口的文章。李海林喜欢理论,喜欢思辨,虽然罗大耳朵认为就语文本身来说,过分的思辨和系统化可能离它的本质越来越远,因而感觉李海林的一些研究是把原本简单的东西搞得过分复杂,甚而至于像钱梦龙老师所说的最后成了谁也搞不清楚的东西。但李海林却是那么执着地爱他的理论。罗大耳朵曾说过:21世纪的语文教学研究是王荣生和李海林的世纪。李海林老师这次主要讲文本的原生价值和教学价值,总体上看,罗大耳朵是赞同的,但他对有的文章的原生价值的分析,罗大耳朵有不同的看法。

还有苏州中学特级教师黄厚江讲的作文教学,上海浦东新区顾志跃讲的校本研修,或风趣生动,或见解高明。在华东师大,能听到这么多当代著名的专家学者的讲座,对一个语文教师而言,的确是一件人生幸事和乐事。

罗大耳朵平时是不修边幅的,主要原因是觉得自己读了那么多的书,没有必要把兴趣放在穿什么衣服这些事上。到上海之前,妻子为罗大耳朵买了一件衣服,一条裤子,还买了一个皮包,让罗大耳朵试试。不知怎的,罗大耳朵总觉得极其别扭。在重庆江北机场,看到几乎所有的旅客都推着箱子,而自己提着一个塑料袋,罗大耳朵觉得轻松极了。在上海,罗大耳朵和陈帮主去吃了一顿小笼包子,一笼六个,25元,说实话,罗大耳朵虽然饭量不大,但至少也能吃四笼;而打的,要么50多元,从浦东机场到华东师大,甚至用去195元。因此,罗大耳朵与帮主商量,我们从四川乡下领可怜的工资在上海消费不划算,因此除了在学生食堂吃饭,尽可能去找价廉物美的地方,后来两人经常去吃兰州拉面。而外出,一般坐地铁。

请读到这篇文字的朋友不要以为罗大耳朵和陈帮主是两个吝啬鬼。此次上海学习,我们除了逛世博中国馆、上海外滩、东方明珠、南京街、城隍庙,罗大耳朵还约陈帮主,专门到了鲁迅公园,拜谒鲁迅墓,参观鲁迅纪念馆,参观复旦大学,华东师大闵行校区……我们还在鲁迅纪念馆、上海书城等书店,买了几十本书。提着两大袋书赶地铁、坐悬浮、上飞机,给人的感觉怪怪的,但对罗大耳朵来说,读书已经成了一种爱好,一种习惯,一种生活。每天晚上,陈帮主都要罗大耳朵讨论听课心得,请罗大耳朵推荐书,讲当代安逸的小说给他听。

罗大耳朵和陈帮主,两个大爷们,没有异性青睐。我们两人却我行我素,不陪美女逛服装店。当学友们利用学习之余,游苏杭太湖,游周庄乌镇,游南京古城的时候,我们两个傻子却在华东师大郑桂华老师和泸州二中刘晓峰校长的帮助下,联系到上海名校大同中学和建平中学听课。

大同中学的前身是大同大学,从这里走出30多位院士。我们听了著名特级教师曹动清老师的示范课,就校本课程开发、文学社活动与曹老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建平中学的廖飞主任也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带着我们参观学校,介绍学校的办学特色、校本课程编写及上海二期课改的得失。这两间学校在上海名气都很大,学校每个年级只有500多个学生,每年都有两三百人考上复旦、同济、上海交大、上海外国语大学等名校,重本升学率在90%以上。

此次上海之行也有遗憾:一是遗憾没有见到罗大耳朵喜欢的于漪、钱梦龙、陈钟梁、黄玉峰、毛荣富、王栋生(南京人)以及钟启泉、叶澜、崔允漷等名师和学者,二是遗憾没有参观到华东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和格致中学等名校,三是罗大耳朵家中的手提电脑太大没有带去,查阅资料和完成作业不方便。

在即将告别华东师大的时候,罗大耳朵写了一则《上海的麻雀儿》,转帖于此,权且作为此次上海之行的结尾:

到上海华东师大参加国培,一晃,十天的培训就将结束了。

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对我而言是陌生的。在我心里,上海是一种象征,一个标志,一个梦想……

从浦东机场打的到华东师大的路上,师傅很热情,向我们介绍上海有2300万人,其中外地人就有1100万。经过南浦大桥和世博会中国馆,师傅放慢速度,指着给我们介绍。说你们到上海,要参观中国馆、东方明珠、外滩、城隍庙、南京路……我们开玩笑,说上海人排外是吧。他说,谁说上海人排外,没有的事,只是我们说上海话你们听不懂,你们说话我们也听不懂,现在大家都说普通话,问题就解决了。

到华东师大,听了方智范、倪文锦、王荣生、李海林、郑桂华、黄厚江等专家学者的课,他们是当今中国第一流的语文教育高手。他们渊博的知识、独到的见解、幽默的谈吐、友善的态度,令我们如沐春风。

学习之余,我们参观中国馆、流连外滩、漫步南京路,在华师大、复旦校园感受上海的气息。

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上海的麻雀儿。那天在外滩黄浦江边,对岸就是东方明珠塔。在岸边,几只麻雀儿停在我的脚边。在这么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看到麻雀儿,我感到特别亲近,我在猜想它们是不是从我老家乡下树林里飞来的几只。它们越过千山万水,才到上海。我感叹几只麻雀儿的福气。这几只麻雀跳到我的脚边啄食,偏着脑袋认真地看着我,看着我这个来自它们老家的乡下人。

后来在鲁迅公园,我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我又一次见到上海麻雀儿。在华东师大听课的路上,我多次看到上海麻雀儿。不时有几只麻雀儿停在我的身边,自由地跳跃,毫不把我当作陌生人,也缓解了我对这个大都市的陌生感。

再见了,上海麻雀儿。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