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的江湖

罗大耳朵以批评的方式向朋友致敬

 
 
 

日志

 
 
关于我

罗大耳朵:高级讲师。古蔺县教研室教研员。泸州市名师。四川省首届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发表《语文课改:继承传统 守正出新》、《百年古蔺文学的六个提要》、《望断天涯路》等文章40余篇。编有《亲近文学——高中生文学作品选读》(上下)、《走近鲁迅》(上下)、《古蔺文学选读》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旧文五篇:语文课程改革要回到常识  

2010-11-25 11:26:15|  分类: 罗大耳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课程改革要回到常识

罗大耳朵

在世纪之初,我国进行了建国以来第八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这次改革比前七次规模更大、声势更大、力度更大,且有新的课程理念,因此有人把此次课程改革说成是一场革命。但笔者却不主张这种说法,笔者更愿意把这次课程改革说成是一次改良,即在继承传统精华的基础上,吸收现代教育思想,正本清源,拨乱反正,促进学生的发展。

新课程把“一切为了学生的发展”作为核心理念,把“教学民主”作为基本的价值取向,尊重学生的主体性,承认学生的差异,重视培养学生健全的个性,闪耀着人文主义的光辉。新课程的理念,主要通过课程标准体现出来。以语文课标而言,关于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重视感悟和体验、加强与生活的联系、提倡自主写作、提倡课外阅读和语文实践活动等,得到一线教师的认可。但在目前的课堂教学中,却出现了一些偏差,主要表现为对语文课标的浅表理解和过度阐释,对传统的过分否定,以至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因此,一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有辨析的必要。

一、语文课改是在传统基础上的改良

有不少教师认为新课程的特色就在于“新”,体现与时俱进的精神,突出创新的意识。这种看法本没有错,但如果认为凡“新”就比“旧”好,因而不加分析地全面否定传统教学,却是一种不正确的认识。

在笔者所接触的教师中,不少人谈到新课程,开口闭口就是“主体性”、“人文性”、“生命活力”、“自主建构”、“多元对话”、“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等等,满口新名词和时髦语言。仿佛以前熟悉的东西,都要改用一个新名词才说得出口,才跟得上潮流。这些新名词和漂亮的语句少实事求是之意,牺牲了朴实的代价,有哗众取宠之嫌,掩饰不了认识的肤浅、理论的苍白和思维的贫血。

语文课改不是革命,是改良,是在守护传统的基础上的改良,改落后的教育观念,改陈旧的教学内容,改机械的教学方法。

以前的教学中多以灌输为主,在意识形态上是“改造人类的思想”,在教学中不尊重学生的个性和独特感受。新课程是在继承五四精神和吸收现代文明的基础上,以“立人”为中心,促进人健康、全面、个性的发展。

语文新课程应该是人性化的,应该加大经典作品的阅读,引进时代生活的源头活水,培养学生理解和运用语言的能力,培养学生健康的情感、健全的个性和高雅的审美情趣。在教学内容的选择和教学方法的使用上,应该尊重学生身心发展的规律和语文学习的规律,不能主观行事或拔苗助长。

除前期工具性和人文性的争议、多元解读的争议、探究学习的争议外,在近期的讨论中,争议最大的是语文教学要不要知识教学、要不要训练这两个问题。应该说,新课标并未否定知识教学,而是反对一些无用的、过时的、繁难的知识,反对教死的知识和死教知识。我认为课标规定的“不宜刻意追求知识的系统和完整”,对中小学语文教学而言,是完全恰当的。同样,课标也并未反对“必要的、高效的语文训练”,而在目前的课堂上,淡化文本、疏离文本、繁琐训练倒是相当的普遍。

二、语文教学要回归常识中的真义

其实很多真理和规律并非是深奥的,而是简单朴实的,是一些常识。一些并不复杂的东西,通过不断的阐释和深入的研究,反而变得很复杂,语文教学就是如此。因此,语文教学要回归常识,应“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多几分朴实,少几分浮躁。笔者认为:回归常识可从“语文”、“学习”、“读书”等词的原有意义说起。

1、语文。建国以前叫“国语”或“国文”,建国后更名为“语文”,应该说是符合实际的,客观上也得到很多人的拥护。语文就是“语”和“文”,口头为语,书面为文。因此,语文教学是以言语为中心的活动,仅从工具性、人文性、文学性等角度来谈语文,明显是片面的。仅从工具性的角度认识,会造成繁琐训练和题海战术,以致使学生厌倦语文。过分张扬人文性,会使语言文字的训练过不了关。过分强调文学性,同样会淡化语言工具的理解和运用。因此,我赞成课标“工具性和人文性统一”的处理和倪文锦提出的“关注人文精神,增强言语实践”这样的语文教学理念。在目前的语文教学中,人文精神几乎得到所有老师的重视,但语言训练方面却普遍缺失。

2、学习。“学”和“习”是两个方面,孔子说过“学而时习之”。语文学习不仅是“学”的过程,而且是“习”的过程,甚至后者比前者重要。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语文学习是通过学得促进习得的过程。教师的教仅仅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方面还在于学生的习。因此,教师的教要为促进学生的学服务,就是要针对不同的课文确定合适的内容进行教学,作示范,教思路,教方法,而不应该千篇一律、面面俱到,重复训练,这样的无效劳动或低效劳动浪费了学生宝贵的时间,效果很差,大倒学生胃口。正因为语文学习有“习”的特点,因此,要保证学生的阅读量,并切实开展语文实践活动,引导学生在生活中学语文、用语文。

我县隶属国定贫困县,虽然进入新课改已达四年之久,但在语文课堂上仍普遍存在教师讲得过多而学生读得太少的现象。究其原因,就是教师对语文学习是以学得促进习得的规律认识不够。在这点上,洋思中学的“每节课讲不能超过15分钟”的硬性规定对我们目前讲风盛行的语文课堂不无启迪意义。

3、读书。无法考证“读书”这个词最早是谁发明的,但我对最早使用“读书”这个人充满崇敬,我佩服古人的智慧。学生到学校是“读书”而不是“听讲”或“做题”,“书”当然要用来“读”,很多语文教师教了一辈子语文,却未必明白这么一个极其简单的常识。教师讲得过瘾,学生听得厌烦,这是目前我县语文教学中普遍存在的事实。语文教学,要以读为本,语文课就是要让学生读,语文课堂要书声琅琅。书读百遍,其义自现,语感自得,并非非得老师讲不可。当前,仍有部分语文教师在课堂上实行话语霸权,喋喋不休地讲,或者给学生布置大量的作业,反复让学生做一些毫无意义的题,造成学生没有时间读书的现象。因此,要让学生少做题,多读书,让学生与文本亲密接触。

要使文章写得好,就要让学生多读书,多与文本亲密接触,而不是好的文章非要经过教师的大讲特讲,学生才能理解其深层含义。文章要读,用周林老师的话说就是“一节课语文课,学生读课文不能少于15分钟”、“学生读一篇课文不能少于3遍”,我深以为然。比如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与其多讲,不如让学生多读。

语文教学,并不是理论越多越好,更不是越深越好,相反,还会受“理论污染”。语文教学其实并不复杂,无非是一些管用的做法或常识,是符合学生身心特点和语文学科特点的做法或常识。因此,语文教学应洗净铅华,返璞归真,简简单单地教,实实在在地学。多读多写,是学好语文的常识,也是学好语文的不二法门。

三、语文教育要继承传统中的精华

改革也好,改良也好,都不是空中楼阁,应是对传统的扬弃。传统语文教学当然有其局限,但也有其精华,因此,应在充分重视和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传统教育中的宝贵经验,是我们语文教学所寻的根,是我们进行语文课改的宝贵财富。我仅以“观其大略”、“不求甚解”、“理会文字”谈一孔之见,敬请同行批评指正。

1、观其大略。这是诸葛亮的读书方法,意思是不纠缠于枝节,不拘泥于文字,重在抓住要害,领会主旨。新课标中“阅读教学要注重整体感知”与此一致。因此,语文教学中不宜死抠字眼,繁琐分析,以致支离破碎,了无趣味,烹鱼煮鹤,大煞风景。在语文课堂上,我们经常看到,教师设计了过多的话题,引导学生解答,花去了不少时间,但对学生理解课文并无实质性的帮助。很多问题不过是绕弯弯、兜圈子,或者是明知故问,甚至一篇文章在反复的讲解后,学生居然不能准确地说出文字的主要内容和作者的基本观点。因此,在语文课堂上,让学生直接读课文,复述课文内容和概括作者观点,是必须的。其实,走出课堂,我们阅读一篇文章,最该了解的就是文章的内容和作者的观点,是文章的“大略”,而不是一些支离破碎的东西。

观其大略其实就是整体把握。读一篇文章,应该从整体上把握文章内容,把握文章主旨,思想,感情基调,结构,写法。在课堂上,可以让学生初步感知课文后,尝试用一句话概括课文内容或自己阅读后的感受;在学完一篇课文后,可以整合不同看法重新用一句话进行概括。我在教学雨果的《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时,就在上完课文后引导学生重新概括自己对课文的认识。

2、不求甚解。这是陶渊明的读书方法,“好读书,不求甚解”,是非常符合阅读实际的。当然,这里所谓不求甚解绝不是不去深究、认识模糊的意思。我们很多语文教师为“求甚解”,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力图讲深讲透,结果可能是缘木求鱼,或者是南辕北辙。“不求甚解”和新课标倡导的“尊重学生独特的感受和体验”、“尊重学生的个性化解读”有惊人的一致之处。从文学理论上看,形象大于思想;从认识论上讲,认识是不断深化的过程;从读者的接受来看,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从实际情况来看,作者对自己作品的解读也未必完全正确。对作品主题的认识也好,对人物形象的评价也好,“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为求甚解而拘泥一说,反而是一种简单化的思维。如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以前认为作者把“百草园”同“三味书屋”对比,写出了对前者的向往和对后者的憎恨;而现在的研究,认为是作者对童年生活的温馨回忆;因此,寿镜吾先生也变得可爱起来,一些语文教师甚至佩服起老先生教学生读书的境界来。又如莫泊桑《项链》的主题,我们以前认为是批评资产阶级妇女的虚荣心;而现在是歌颂玛蒂尔德这样的讲诚信、有人格尊严的人;另外,有的研究者甚至从“微扰论”的观点分析这篇作品的主题。因此,分析作品既要有深度、高度,但又不要一味地追求所谓的“深度”,像《阿Q正传》这样的作品,想通过几节课就讲出所谓的“深度”是不可能的。

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随着人们的研究的深入,难保今天有深度的认识明天不会成为肤浅乃至错误的认识。

3、理会文字。这是金圣叹的读书方法,他从学习语文的角度认为读书不仅要观其大意,更要理会文字。语文不是政治、不是历史、不是说教、不是故事,当然也不是什么诗意,语文就是语文,要讲语言文字的运用,要辨词析句,有时要咬文嚼字,钻牛角尖,领会文字的精妙之处,这是语文教师的基本功,也是语文教师的本职工作。

当前语文教学中普遍存在的“去语文化”,实质上就是没有抓住“语言教学”的牛鼻子。语文教师要有“语言意识”,语文教学要有“语文味”,落实在语文课堂上,就是对“字词句篇语修逻文听说读写”的训练与有效培养。

当然,对传统教学的观点也不要作绝对化或简单化的理解,而应该在辩证分析的基础上把握其精神实质。从观其大略的角度看,阅读文章要整体把握;从理会文字的角度看,要结合语境辨词析句。一方面,要准确理解文章内容和表达的观点;另一方面,又可以不求甚解。表面看似乎是矛盾的,但实质上却可以兼容。因此,在课堂教学中,语文教师要因文而异,多方结合,恰当把握好“度”,而不要走向极端。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